眾泰汽車破產重整,誰來接盤?

子彈財經

子彈財經

· 1月5日

休克一年多的眾泰汽車宣告死亡。

播放 暫停

眾泰汽車破產重整,誰來接盤?

00:00 15:07

文 | 子彈財經,作者 | 流浪法師,編輯 | 蛋總

中國汽車業的又一出“鬧劇”,隨著2020年的流逝而落幕了。

12月23日,眾泰汽車發布公告稱,公司于近期受到永康法院下發的《民事裁定書》,根據內容顯示,其母公司(實控人)鐵牛集團由于資不抵債且無繼續經營能力,缺乏挽救可能性,被裁定終止重整程序,并被宣告破產。

“眾泰汽車已經‘休克了’一年多了,這次的公告基本上等于宣判死亡了。”汽車分析師周濤對「子彈財經」表示。

自2019年債務及欠薪事件接連曝出后,眾泰汽車和其母公司鐵牛集團曾多次被傳出破產風聲,但之后均被辟謠,眾泰汽車還曾于2019年獲得各大銀行授予的30億元貸款和國家對新能源項目6000萬元的補助。

然而,隨著一紙破產公告發出,眾泰汽車也丟失了最后的“救命稻草”。“本來還有一部分人期望公司起死回生,但現在看來這個可能性也不存在了。”眾泰汽車前員工周怡(化名)對「子彈財經」表示。

01 負債超百億

在眾泰下屬公司及控股股東鐵牛集團接連宣告破產后,眾泰的股價曾有短暫回暖。在眾泰汽車股吧中,也有部分投資人認為破產重整對眾泰而言是好事,控股股東的破產也有利于新的投資者入手眾泰。

而對于母公司的破產,眾泰汽車方面也曾表示,“公司與鐵牛集團在資產、業務、財務等方面均保持獨立,公司目前主要業務處于停產狀態,不會對公司日常經營造成重大影響。”

但眾泰汽車此前發布消息稱,本次招募重整投資人的報名截止日期為2020年10月30日,而截至目前,除了兩筆公司股票大宗交易的公告外,眾泰并未發布任何有關重整和意向投資人的消息。

在重整仍未出現新進展的背后,眾泰汽車已幾乎陷入絕境。

2020年3月,眾泰汽車在回復深交所問詢函時承認:“2019年下半年以來,公司大部分車型處于停產或者不連續生產狀態。”隨后的4月1日,天眼查顯示,眾泰汽車董事長金浙勇已被限制消費。當月22日,有網友在微博曝出,眾泰新能源汽車拖欠工資,旗下大批員工維權討薪。

圖 / 受訪者提供

在主營業務停擺的同時,眾泰汽車的虧損仍在持續。據眾泰汽車此前發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,報告期內眾泰汽車凈虧損達5.29億元。2020年前三季度,眾泰汽車凈虧損達15.63億元,利潤同比減少105.67%。

“這些數字都是眾泰在幾乎停產的情況下產生的,事實上眾泰的財務問題比這大得多。”周濤說道。

與2020年的財務情況相比,眾泰汽車在2019年的財務更觸目驚心。據眾泰汽車此前發布的2019年年度財報顯示,眾泰汽車2019年虧損為108-115億元,這意味著眾泰汽車在2019年平均每天虧損3000萬元,逼近蔚來汽車2019年的112.9億元虧損。

在經歷2019年的巨額虧損后,2020年的眾泰汽車基本處于“休克狀態”。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數據顯示,2020年前5個月,眾泰銷量僅為3573輛,同比暴跌96%。而到了2020年下半年,眾泰更是連銷量數據都不發布了。

在眾泰陷入停產危機的同時,也引發了上下游供應商的“連環爆雷”。2019年10月,比克動力稱被眾泰拖欠價值高達6.21億元的貨款,其中4000萬元已被法院凍結資產、強制執行。

此外,二級供應商杭可科技、中國電研等也都與比克動力有業務往來,這兩家公司因為在IPO過程中隱瞞比克動力的應收賬款風險,被證監會處以“一年內不得公開發行證券”的處罰。

上游供應商催債,下游經銷商退網,眾泰可謂腹背受敵。

2019年8月,100多位君馬汽車經銷商集結于浙江永康的眾泰汽車總部維權。同月,17位眾泰經銷商的投資人前往眾泰位于山東臨沂的生產基地維權。有經銷商在接受財經國家周刊采訪時爆料:“由于眾泰產品質量問題導致經銷商大面積虧損,最多的虧損超過千萬元,沒有一家經銷商賺錢。”

“2020年前四個月眾泰在永康的工廠基本就沒開張,也沒發工資。”前眾泰汽車員工周怡對「子彈財經」表示。周怡此前曾是眾泰臨安工廠的職員,在2019年眾泰臨安工廠停工后,其被調往眾泰位于金華的工廠,然而去了金華后周怡沒有上過一天班,因為“無工可開”,最終迫于無奈離職。

圖 / 受訪者提供

據周怡介紹,眾泰汽車的多個工廠在2020年均處于停工狀態,僅剩部分職能部門還處于工作狀態中。而在2020年11月27日,眾泰汽車人力資源部又下發了放假文件,自2020年11月30日起,研究總院全體員工放假,返崗人員和時間待定。

而停掉研發業務也意味著,在日趨激烈的汽車市場,眾泰失去了最后的競爭機會。

02 曾是低端市場王者

如今陷入絕境的眾泰汽車也曾有過高光時刻。

作為最早一批開始造車的民營企業,自誕生之初,眾泰便定位于低端汽車市場。

2005年,在浙江永康做五金生意的鐵牛集團敏銳地抓住了時代風向,成立眾泰汽車。2007年,奇瑞QQ等小型車風靡街頭,通過收購江南汽車制造有限公司70%的股份,鐵牛集團將已經停產的江南奧拓收至麾下,拿到造車資質,趕上了彼時國內興起的小型車風口。

2008年,眾泰在電視廣告中喊出了“只要一萬八,奧拓開回家”的促銷口號。憑借這一口號,這款無空調、無自動擋且無防抱死制動系統(ABS)的“三無”小車一炮而紅,“史上最便宜代步車”的名號由此打響。復產第一年,眾泰2008年的銷量達到了驚人的3萬輛,眾泰也因此大賺一筆,進入了公眾視線。

雖然眾泰的成績比不上同時期吉利、長城等自主品牌,但按銷量數據來看眾泰仍可以秒殺現在的造車新勢力。

但低端汽車市場的錢也沒有想象中那么好掙。輕輕松松賺到第一桶金之后,從2011年開始,眾泰的廉價路線變得越來越難走。一心想要“彎道超車”的眾泰汽車,打起了“逆向開發”的主意。

“眾泰汽車采用的是‘拿來主義’,通過引進國外車型和技術,來達到快速發展的目的,這也是我們整合式運營的一大特色。”眾泰汽車前董事長吳建中此前也曾公開談及公司的發展理念。

2011年,眾泰第一款轎車Z200上市,酷似大眾高爾夫6。2012年,眾泰Z300上市,效仿豐田Allion。當時,眾泰的“模仿”之舉并未引起市場和其他車企的重視,卻讓公司嘗到了甜頭。

2013年眾泰T600上市,被認為“拼接”了途銳和奧迪Q5。2016年眾泰Z700上市,市場公認其模仿奧迪A6L。2016年眾泰SR9上市,從外觀到內飾都精準模仿豪華品牌保時捷Macan,被外界認為是“山寨”保時捷Macan。

那段時間,眾泰T600殺進過SUV銷量排行榜前十名,一度連續每月銷量破萬,甚至要加價2萬元才能在4S店提到車。眾泰SR9更夸張,剛上市時訂單量爆棚,一度加價4萬元才能提車。2013年至2014年,眾泰汽車發展迅速。在銷量層面,眾泰汽車很快從名不見經傳的小品牌,躋身于自主品牌二線陣營。

隨后,在眾泰汽車上市前夕的2017年初,眾泰創始人金浙勇甚至公開夸口眾泰2017年銷量會“突破40萬輛”。然而,這種“抄作業”式的產品策略并沒有讓眾泰的風光持續很久。

圖 / 攝圖網,基于VRF協議

雖然精于外觀模仿,但眾泰汽車在汽車制造方面的技術積累仍遠遠不夠,不僅自身缺乏核心技術,產品力還嚴重不足。消費者對眾泰的印象逐漸惡化,甚至認為其“除了車殼子,啥都不行”。

2017年4月,眾泰汽車的新車SR9旗艦版亮相上海車展,引發了一場不小的騷動。保時捷CEO奧博姆(Oliver Blume)親自來到眾泰展臺盯著SR9看了好一會兒,一言不發地皺緊了眉毛。

彼時,汽車行業還流傳著一則關于眾泰汽車的“傳聞”,眾泰公司內部設立了一個“皮尺部”——工作人員專門拿著皮尺去車展測量熱門品牌車輛的尺寸數據。此事的真假無從考證,但買了眾泰車的車主很快發現,眾泰似乎只模仿了“殼子”,沒顧到“里子”。

隨著消費者對眾泰品牌印象的轉變,眾泰的車越來越不好賣。而這也成為眾泰汽車逐漸被市場淘汰的重要誘因之一。

“眾泰是許多中國車企的縮影。”一位眾泰汽車前員工對「子彈財經」表示,“在時代的浪潮中不可能永遠靠著別人,自己有兩把刷子才是真的靠譜。”

03 三年間的“突然死亡”

在傳統車企員工張勛看來,眾泰汽車的墜落比力帆、夏利等車企更離奇。

僅在2017年時,眾泰汽車還被行業看作“黑馬”,以獨特的“山寨模式”造車,雖然一直被罵,但是銷量成績也節節攀升,甚至一度擠入國內自主車企前十。但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,眾泰汽車就陷入了資金鏈斷裂的局面。

在張勛看來,除卻汽車市場競爭激烈外,外部融資環境的變化及車市下滑或是眾泰遇險的誘因。

“2018年以來中國車市情況就不好了,一些小的零部件供應商和經銷商難以為繼,也拖垮了眾泰的生產端、銷售端,這些問題沒有及時解決最終導致了眾泰的覆滅。”張勛說道。

然而,周怡認為,與資金問題相比,眾泰內部的路線問題與管理問題才是導致眾泰衰落的主因。“那時候銷量情況也不錯,最起碼是正向現金流,車型研發也都是正常在做的,一切看起來都是在變好的。”周怡說道。

周怡描述中的“那時候”,是眾泰汽車上市前夕。在周怡的判斷中,借殼上市是眾泰汽車發展的分水嶺。

2016年3月27日,上司公司金馬股份發布公告稱,擬通過發行股份和現金支付方式,收購永康眾泰汽車有限公司100%股權,交易對價為116億元。2017年6月1日,金馬股份證券簡稱變更為眾泰汽車。

當時,金馬股份與眾泰汽車的母公司鐵牛集團簽署了為期4年的一項業績對賭協議,鐵牛集團承諾眾泰在此后4年間的歸母凈利潤分別不低于12.1億元、14.1億元、16.1億元和16.1億元。

然而,2016年至2018年,眾泰汽車實際業績完成率卻并不如意,扣非歸母凈利潤合計為20.83億元,僅完成業績承諾的49.25%。2019年1月至6月,眾泰汽車歸母凈利潤-4.2億元,與16.1億元的業績承諾相距甚遠。

根據《補償協議》約定,由于標的資產的業績不達標,2018年鐵牛集團應補償的股份數量為46846.97萬股。眾泰擬以1元總價定向回購鐵牛集團2018年度應補償股份數并予以注銷。

一位證券分析師對「子彈財經」表示,對賭協議的失敗,意味著眾泰母公司鐵牛集團給予眾泰支持的可能性越來越小。此外,眾泰業績的不斷下滑也對投資人的信心造成打擊。

在周怡看來,這一紙對賭協議將眾泰綁在了一顆定時炸彈上,對賭成功則脫險,不成功則眾泰覆滅。“沒有人能保證公司凈利持續向好,做這樣的對賭,從事后來看是不理性的。”周怡補充道。

然而,在承擔對賭風險的同時,眾泰的戰略并沒有著力于品牌的轉型,而是選擇不斷推出新品牌,如漢騰、君馬以及漢龍等,借用眾泰的生產資質生產眾泰的“克隆車”。

“這就是玩‘造車拿地’的游戲,眾泰和背后股東希望靠著這樣的策略去拿低價的配套用地,然后去搞一些房地產這樣的副業。”周怡認為,此時的眾泰心思已經不在造車上,管理層開始玩資本游戲。

在開發新品牌的同時,眾泰背后的股東也沒有閑下來。自上市后的第二個月,眾泰的股東就開始質押眾泰的股權。截至2018年12月,控股股東鐵牛集團共有6.48億股股份、占所持股票82.4%的持股比例在股權質押中,金馬股份則共有1.04億股股份、占所持股票的98.52%在質押中。

這意味著,眾泰背后的股東通過質押股權以及眾泰上市獲得了大量融資,而這些融資的去向到現在還是個謎。

而讓周怡這樣的眾泰員工感到迷惑的事情還有很多。自2019年眾泰陷入困境后,政府聯合銀行為眾泰汽車提供了30億元的紓困基金,眾泰汽車方面此前對外表示,這部分資金將用于復工復產以及員工工資支付等系列問題。

“那時候大家都知道公司拿了三十億可以度過難關,但是這些錢并沒有拿來給我們發工資。”周怡說道,對于這三十億資金的去向,直到現在員工們也沒有答案。

而得到紓困資金的眾泰也沒有復工復產,而是宣告破產重整。

在張勛看來,與吉利幾乎同時起步的眾泰汽車本可以有更好的結局,但因為公司決策的接連失誤以及對造車的初心生變,導致了眾泰最后的破產。

“當初是眾泰培養了我,我對眾泰是有感情的,”周怡無奈地說道,她對眾泰汽車走向終局的現狀感到遺憾,“但是我也要糊口,只能選擇離開眾泰。”

眾泰汽車大起大落的命運,讓人不禁聯想到一個段子:“憑運氣賺來的錢,最后會憑實力虧掉。”曾靠著國家政策與時代紅利而實現“彎道超車”的眾泰汽車,最終也倒在了缺乏核心競爭力的發展路上,這輛國產山寨車終成歷史。

本文系作者子彈財經授權鈦媒體發表,并經鈦媒體編輯,轉載請注明出處、作者和本文鏈接
想和千萬鈦媒體用戶分享你的新奇觀點和發現,點擊這里投稿 。創業或融資尋求報道,點擊這里

敬原創,有鈦度,得贊賞

”支持原創,贊賞一下“
鈦粉38514 鈦粉80481 鈦粉38730 鈦粉38440 鈦粉38714 hSmXxU
429人已贊賞 >
429換成打賞總人數429人贊賞鈦媒體文章
關閉彈窗

挺鈦度,加點碼!

  • ¥ 5
  • ¥ 10
  • ¥ 20
  • ¥ 50
  • ¥ 100

支付方式

確認支付
關閉彈窗

支付

支付金額:¥6

關閉彈窗
sussess

贊賞金額:¥ 6

贊賞時間:2020.02.11 17:32

關閉彈窗 關閉彈窗

Oh! no

您是否確認要刪除該條評論嗎?

注冊郵箱未驗證

我們已向下方郵箱發送了驗證郵件,請查收并按提示驗證您的郵箱。

如果您沒有收到郵件,請留意垃圾郵件箱。

更換郵箱

您當前使用的郵箱可能無法接收驗證郵件,建議您更換郵箱

賬號合并

經檢測,你是“鈦媒體”和“商業價值”的注冊用戶。現在,我們對兩個產品因進行整合,需要您選擇一個賬號用來登錄。無論您選擇哪個賬號,兩個賬號的原有信息都會合并在一起。對于給您造成的不便,我們深感歉意。

一本道av不卡免费播放_日本毛片高清免费视频_AV在线 中文字幕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